法学名家
江平
曲新久
鄢一美
张俊浩
客服中心

 

电话:010-58908050
传真:010-58908050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25号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

您的位置:中国政法大学疑难案件研究中心 > 最新资讯
八成贪官道德败坏信仰庸俗 严重透支党和国家信用

八成贪官道德败坏信仰庸俗 严重透支党和国家信用

近日,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对党员干部提出“不能透支党的信用”的要求。与此同时,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布了今年1月至3月全国检察机关查办案件情况。1月至3月,全国检察机关共立案侦查贪污贿赂犯罪案件8222件10840人,其中厅局级干部57人。而从十八大到今年4月8日,中纪委已完成对11名省部级官员涉嫌违纪违法行为的立案调查,并将其所涉犯罪问题和线索移交至司法机关处理。

  检察日报《廉政周刊》记者在对这些案件进行调查梳理时发现,被查贪官除涉嫌犯罪的行为外,近八成存在信仰缺失和生活作风方面问题。仅从被查处的11名省部级官员看,就有7人存在“迷信风水”、“道德败坏”等违纪行为。有专家提醒,信仰庸俗化正以温水煮蛙的方式,不知不觉地侵蚀着党员干部乃至整个社会的精神信仰。

  迷信

  不讲精神讲鬼神

  早在2006年,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程萍主持过“中国县处级公务员科学素养调查”课题,17个省级单位和副省级城市的900名县处级官员参与调查,相当高比例的官员表示,“很相信”和“有些相信”、“相信”风水。

中国政法大学疑难案件研究中心   在8年之后,记者调查发现,在一些地方的官员中,迷信“大师”所谓“指点”、迷信“风水”的风气仍普遍存在,并且大有蔓延之势。近期查处的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就很相信风水。2012年李春城为家人迁坟请风水先生花费千万元。另外,四川省有多名官员透露,李春城除了花费巨资迁坟外,还在成都市行政中心(俗称鸟巢)的项目启动中,听从“大师”的话,将“鸟巢”建在污水处理厂附近。另外,成都天府广场地面工程设计方案评选中,李春城以“太极八卦图”作为设计方案,他认为太极方案能给他带来好运势。

  更荒唐的是广西壮族自治区永福县原县委书记黄永跃,他于2014年春节违规给全县26位正副县级领导分发百万元津贴。有媒体报道,津贴数额竟是他根据《易经》“掐算”出来的。笃信《易经》的黄永跃,平时办事和出行都要先查黄历,他对“九”很崇拜,运用阴阳八卦生生凑出了阳数中最大的象征至高无上的“九”。而“九”的最直接含义就是“九五之尊”,那是高境界的权力幻象。对于每一枚这样的“签”,黄永跃都会慷国家之慨,借花献佛给自己的“幻象”烧炷高香。

  有知情者告诉记者:“部分单位和领导在一些工程开工、搬迁、城市建设等正常过程中都要烧香拜佛,公开请‘风水师’参与所谓的‘决策’,已经成为平常现象,群众反映强烈。‘迷信风水’不仅严重脱离群众,更让党和政府的形象受损。”

  对此,有专家指出,这些人彻底忘记入党誓言,不信马列信鬼神,他们患上了“信仰缺失症”。这些人不信仰共产主义,连起码的科学素质都不具备,内心一片荒芜。他们没有崇高的信仰,还缺少公共事业从业者应有的职业精神和素质。例如,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是一个迷信“鬼神”的人,为求“平安”,他长期在家烧香拜佛,还在办公室布置了“靠山石”。一些项目的开工竣工,他都会请“大师”选择黄道吉日。河北省原常务副省长丛福奎,在家供“道台”、“神台”,打坐念经,还与一女“大师”勾搭鬼混。山东省泰安市原市委书记胡建学,“大师”预测他“有当副总理的命”,但命中缺“桥”,于是胡下令将国道改线,在水库上架起一座桥。海南省屯昌县工商局原局长吴岩,提拔干部不开党组会,而是让有关人员来他家拜“菩萨”,他的朋友多半是“道士”,他选中的股长还要请道士算命,看是否与自己“相克”。

中国政法大学疑难案件研究中心   在云南省行政学院教授段尔煜看来,官员迷信“鬼神”、“风水”的深层次原因是这些官员严重脱离群众,只关心个人的官运、财运,不关注如何为百姓谋幸福,同时严重丧失了共产党员的基本信仰。有些单位大楼前面摆着转运石、风水球、麒麟、石狮,不仅为了增添官威和气势,还有祈福、求财、镇邪等“寓意”,这场景与政府办公机构的气质严重“违和”。奢华铺张取代了朴素大方,风水迷信取代了便民利民,“不问苍生问鬼神”的歪风邪气急需扭转。

中国政法大学疑难案件研究中心   有专家指出,目前最重要的一点是信仰的丧失、信念的堕落。我们必须看到,当今信仰危机不仅在百姓中存在,在共产党官员中也存在。贪官胡长清曾对移居国外的儿子说:“总有一天中国会不行的”,“有两个国籍,将来就有余地了。”为此,胡长清全家都办了化名身份证和因私出国的护照,准备一有风吹草动就开溜国外。已被执行死刑的北京电子动力公司原经理兼党委书记陈铭曾说过这样一句“肺腑之言”:“在地球爆炸之前,不可能实现共产主义。”泰安原市委书记胡建学私下对其部下说:“走社会主义道路没有出路”……对于这些人来说,共产主义不过是一块招牌,是一种当官必须念的经文,纯粹是“升官符”,既然共产主义不灵了,其他的意识形态必然就“乘虚而入”,封建迷信在一些党员干部身上的流行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个问题不抓紧,将会遗患无穷。

  失德

  不讲情操讲庸俗

中国政法大学疑难案件研究中心   大多数贪官除了迷信外,往往还有“道德败坏”的违纪行为。2011年,云南省楚雄州原州长杨红卫被“双规”,媒体爆出其大搞迷信活动外,还吸食毒品。作为落马厅级官员中涉嫌吸毒的第一人,杨红卫被冠以“吸毒州长”的名号。据了解,杨红卫所吸毒品,是一种以鸦片为主、多种中草药加工的混合物。当地吸食者甚众,多在社会富裕阶层流行。

中国政法大学疑难案件研究中心   记者还发现,近年来,已有河北省雄县地税局大营分局原局长在北京找小姐陪吸冰毒、南京某机关干部吸毒后聚众淫乱、山西省繁峙县岩头乡原党委副书记柴四清吸毒嫖娼、湖南省安化县社保局官员为凑吸毒款贪污社保金、中国通信建设总公司原总经理助理董跃受贿嫖娼吸毒、云南省龙陵县原县长钟磊吸毒包养情妇受贿等案发生。

中国政法大学疑难案件研究中心   此外,在中纪委近期的通报中,宣布华润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宋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组织调查。资料显示,宋林曾被评为2012年中国改革年度人物,2013年7月1日,宋林获任香港特区太平绅士称号。在《财富》杂志2012中国最具影响力的50位商界领袖排行榜中,宋林排名第20位。但是,在宋林光鲜形象的另一面,是包养情妇和大吃大喝等腐化行为。还有刘铁男、倪发科、郭永祥、季建业、陈柏槐、郭有明,都被认为“道德败坏”。

  近期查处的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刘铁男、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湖北省政协原副主席陈柏槐都有“道德败坏”表述。只是官方未通报上述四人的“道德败坏”具体情形,但媒体爆出他们多与多名女性有不正当关系。如季建业,新华网去年10月曾发文称,季建业落马后,他一手提拔的三名女干部接受纪检部门调查问询。

  浙江官方2013年8月通报温州市原副市长叶际仁严重道德败坏,与多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两性关系,造成不良影响。还有薄熙来和王立军都被通报“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

  较早前查处的北京市原副市长刘志华“生活腐化堕落,包养情妇并滥用职权为其情妇承揽工程谋取巨额非法利益”,青岛原市委书记杜世成“本人或伙同情妇收受他人财物达数百万元”。因涉嫌重婚罪被追责的国家统计局原局长邱晓华,“生活腐化堕落,道德败坏,涉嫌重婚犯罪”,并在境外涉及色情活动。还有楚雄原州长杨红卫吸毒包养情妇受贿等案。

中国政法大学疑难案件研究中心   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宋勇是信仰庸俗化的“受害者”,他曾在忏悔录中写道:我放弃了政治坚守,陷入了精神迷境。我对共产主义的信仰发生了动摇,入党宣誓时的热血基本变凉了,最后变成无法医治的“败血症”。我放弃政治坚守的表现,主要是价值观发生了改变,党和人民的利益在我心中不再是最高的,而极端个人主义和拜金主义逐渐在我头脑中占据主导地位。庸俗化是腐败的边缘,是滋生腐败的土壤。对领导干部来说,这是最为致命的自毁因素。思想上的庸俗化,让我迷失了前进的方向。党内生活的庸俗化,让我更加放纵自己,社会风俗的庸俗化,改造了我的思想。政治原则的庸俗化,支配了我的行为。社会物质文化生活的庸俗化,让我禁不住各种诱惑。待人接物的庸俗化,麻醉了我的神经。

  “从诸多案件情况看,走入犯罪深渊的官员常常起因于道德滑坡。”中央党校出版社社长田国良说。他认为避免高官腐败首先要严格坚持“以德为先”选拔领导干部,能够抗外来诱惑,克制不良欲望。

  “衡量领导干部的‘德’,要多听广大群众的呼声,因为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提拔领导干部,应加大群众的权重。‘以德为先’的原则才可以更好地落在实处。”田国良表示。

  义气

  不讲原则讲利益

  今年2月20日,刘汉、刘维等36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故意杀人、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等案,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成为近年来国内公诉的特大涉黑犯罪集团,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

中国政法大学疑难案件研究中心   本案中,一起被提起公诉的还有当地三名政法干部。据刘维供述,除了送金钱财物,他几乎每周都会和这三个“哥儿们”在自家的会所里聚会,一起寻欢作乐,甚至吸食毒品。由于这种特殊关系,三个“哥儿们”也特别“义气”,成了刘汉等人的保护伞。10年间,三人多次替刘汉隐匿、销毁案卷材料,发生命案后多次为刘汉等人通风报信,更是明目张胆地为刘维违法提供枪支配件和子弹。

中国政法大学疑难案件研究中心   “讲所谓‘义气’、充当保护伞也是一种信仰庸俗化的表现,是权力寻租现象。从犯罪事实角度解构,即国家工作人员———凭借手中权力———寻求一定的利益。”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反贪局检察官王戈分析认为。

  权力寻租的表现,一是“群蚀群蛀”现象。同一单位的多名工作人员,利用相互之间的职权关系,合谋共同私分、贪污、挪用或者受贿;二是国家工作人员与本单位外的其他工作人员,因工作关系、朋友关系、亲戚关系等,相互勾连,分工配合,形成利益链条,进行“权钱交易”。例如,北京市某看守所原工作人员张某等6人受贿及介绍贿赂案中,4名公安机关预审处、法制处、派出所民警“哥儿们”受张某的舅舅之托,“哥们”勾连一起违法帮忙办理在押人员张某的取保候审手续,并商定了“酬劳”和“提成”,5人共计受贿12万元。

  另外,具有行业普遍性或已形成行业“潜规则”,因此窝串案表现为同一行业领域内相同环节或岗位的多名工作人员,采用相同或相近的手法,分别进行职务犯罪。例如,广东省水利厅原副厅长吕英明、水利水政监察局原副局长毛益勇等人涉嫌为西江流域盗采河砂团伙充当“保护伞”。违法批准某些企业的河道采砂许可证延期,导致西江河道被严重破坏、国家巨额的经济损失,吕英明还涉嫌收受近2000万元人民币的贿赂。这些都是不讲原则讲利益、不要信仰要金钱的典型案例。

  针对部分党员干部信仰缺失、道德滑坡等现象,各地相关部门已经采取切实行动。记者发现,5月14日,广东省纪委发出关于严明党政机关工作人员之间称呼纪律的通知。强调党政机关工作人员之间一律不准使用“老板”、“老大”、“哥们”、“兄弟”等庸俗称呼,破坏党内民主,损害公仆形象,与党的宗旨和人民政府的性质极不相称。

  “人没有信仰就等于没有灵魂。不论是迷信风水、道德败坏,还是‘哥们儿’义气,概括起来就是信仰庸俗化。一些官员,在有了一定的权力后,便开始饱暖思淫欲,忘记了要对党忠诚、对家庭忠贞,最终一步步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黄京平告诉记者。

中国政法大学疑难案件研究中心   黄京平建议,除了加强对党员领导干部严格的党性锻炼外,还要加固他们立身、立业、立言、立德基石,防止庸俗化、随意化、平淡化倾向,增强他们对思想灰尘和政治微生物的更强防范力和抵抗力。另外,进一步加强制度建设,把信仰坚定、道德高尚作为考察、提拔干部的重要标准之一。这样才能使党员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清心寡欲,管住自己,不在“信仰”上犯糊涂,不在“道德”上栽跟头。

  (原标题:调查显示,近八成被查贪官道德败坏。专家指出:放弃政治坚守必将陷入精神迷境,患上信仰缺失症就会道德滑坡——信仰庸俗化:严重透支党和国家信用)

中国政法大学疑难案件研究中心  

  
  下一篇: 全国无烟环境立法促进研讨会顺利召开
友情链接 |

       

网址: lawcase-center.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5-2013 法学名家重大疑难案件论证中心
电话: 010-58908050(传真),010-62265201 QQ:1541210160    京ICP备14007361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5765号
上海立派物流有限公司 山西昊展商贸有限公司 江苏省兴化市城东中心小学 桑植一小教育网站 天明教育 大河马水上世界 华凯装饰设计有限公司 上海蛟海清洗工程服务有限公司 南平市延平区艾烁英语培训中心 山东全民塑胶有限公司 刘庄矿信息服务中心 惠州市立捷家具有限公司 宜春市新龙化工有限公司 芜湖金陵医院 广东海洋大学学生社团联合会 河北东光县鑫峰纸箱机械厂 阳光361家政保洁服务公司 佛山市聚超纸业有限公司 无锡市骏腾发焊接设备有限公司 厦门睿记商贸有限公司 郑州大路展览有限公司 广州万迪王电器有限公司 青岛盛昌机械有限公司 昆明博尧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 宁波集成塑化实业有限公司 广州扬名广告有限公司 陕西万隆境外就业服务有限公司 淄博翔宇机械有限公司 湖南湘达环保工程有限公司 广州老字号人人搬家公司 河南泰通投资担保有限公司 河北理工大学论坛 相信杂志 江苏博睿工业设计有限公司 衡水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天隆钛业有限公司 慈溪市胜山镇中心小学 郑州软膜天花 深圳市博广服装有限公司 明泰精密冲压(吴江)有限公司 琥珀工厂 ppnba直播吧 个人免签 个人免签支付